在水一方
他站在堤防上,望著溪谷中嬉耍的人群在嘩笑……
但他不想下去,他在害怕,非常地害怕……
我告訴我自已:「幫助他下去!」
但如何實現呢?如何帶領他的「心理」跨越如千山萬水般阻隔的這一步呢?
而這之前,大伙兒都來幫忙,有人說:「水很好玩啦!來啦!來啦!」
另一個說:「你看,我也在玩,不用怕呀!我陪你呀!」
還有的說:「有什麼好怕的?你來,我踩給你看,那?有?什?麼?」七嘴八舌的好不熱鬧。更有人就逕拉起孩子的手,以為只要一踩到水,孩子就會知道水有多好玩了。
卻見那七歲的孩子,噙著淚,死命地往他媽媽身上縮,幾幾乎乎要哀嚎了……
遙指河床,我笑著說:「你看那個大石頭,我們去那裡好不好?但你不可以下水喔:你千萬不可以去玩水,那水實在大討厭了!」孩子驚愣愣的看著我,彷彿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?腳卻輕移了一步。我接著又很大聲且眼睛還定定的「看」著他說:「只能到石頭那裡唷!絕對不能碰到水!」孩子天天真真的接上說:「好!我們到大石頭那……」話沒說完。他的「感覺」又跑出來了,不敢動了,喃喃囁嚅著:「我不要!」「耶!耶!是你也說要去石頭邊的。我走一步,你走一步!」我用很誇張的動作表達我的堅持,但孩子還是不敢,他用一聲聲「嘿!嘿!嘿!」的笑掩飾著自已。
天邊拂來幾朵飄游的雲,而後,在山霧迷離的花蓮的美麗景緻間,又淡淡地飄走了。
我真希望孩子的「心」呀!能如這自由的雲霞般隨風起舞……
但我知道,對孩子而言,「海浪」是一份記憶的「重喚」,我不忍逼他大緊,我甚至想給他一小方「逃離」的空間。我望望孩子,對著天空嘶喊著:「※?O■……O▲※……」孩子卻彷如聽懂了我的心的無奈,突然又往前走了一步,也彷彿信服著一種被催眠了似的「安全」,又挪移了腳步……
就這樣,走一步,一次的掙扎。
掙扎,在我與他這一刻的「關係」以及他與他自已長久的「恐懼」裡。
但終於我們走到了那記憶的邊緣……
我為孩子喝采,也看到那母親眼中的淚!
因「石頭」的轉移造就了一個標竿。
而我,這一個鐘頭的嘶聲誘引,陪伴的不僅是一段路程。
那因車禍嚴重灼傷時,在急診室被水劇烈「沖刷」的「痛」與「怕」,四年來
重壓著他。
很高興陪著孩子一步一步勇敢的「跨」過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賴聖洋心理師 的頭像
賴聖洋心理師

賴聖洋心理師 *兒少三能輔導方案*

賴聖洋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